芒种动态
10
2021/08/10
芒种行记 | 去温岭,倾听阳光与海的故事
作者 章胭胭
导语:公元2000年1月1日清晨,新千年轮回的第一缕曙光洒向温岭石塘渔港。为了纪念这个幸运时刻,千年曙光碑就此矗立在温岭海岸。温岭人也自豪地向世界宣告,这里是“曙光首照地,东海好望角”。
 
 
 
光,是温暖的、充满希望的。曙光,更是万千光芒中最令人心动的一支。它是破晓的号角,是黎明的宣告。一座被曙光青睐的渔港,该有着怎样动人的魅力?

为了倾听阳光与海的故事,我们决定去温岭石塘渔港看一看。

 
 
 
在这里,我看到了古朴的光。海边保存完好的古渔村建筑群有上百年的历史,分布着酷似欧洲中世纪古城堡的石堡楼,被誉为“东方巴黎圣母院”。一座座石屋依山而建,“屋咬山,山抱屋”,错落有致。海风时而猛烈、时而温柔,石屋却永远岿然不动地立在阳光下。
 
 
 
在这里,我看到了青春的光。网红七彩小岛,自带马卡龙色、糖果色、莫兰迪色的建筑,让人误以为身处意大利的五渔村度假。漂亮姑娘爱来这里拍照打卡,随便一拍加个滤镜,就能做出ins风的大片。
 
 
 
在这里,我更看到了生活的光。渔民与海,同在一片阳光下。休渔期在岸边整齐排列的渔船,过几个月将带着渔民一块儿在海上乘风破浪。它们当中,有近海的“小家伙”,也有远洋的“大块头”,出一趟海可能就几天,也可能长达数月。
 
 
 
东海早已成为温岭渔民的第二个家,与此同时,这片海更是渔民用劳动换取财富的矿藏。对渔民来说,每次出海都像一次“寻宝”。运气好的话,总能挖到宝贝。这些宝藏海鲜,往往成为食客们“争抢”的对象。渔民们会建立消息群,要是收获大黄鱼这类大家伙,便在群里放出消息,食客竞相出价,价高者得。

这些“内幕”,都是与我们同行的老李透露的,他可是一个温岭海鲜的“资深吃货”。我们跟老李走了一路,他就用温岭海鲜的好味道“诱惑”了我们一路。令人佩服的是,他总有办法尝到最鲜的那一口。

据老李描述,他早早便会和出海的渔民打好招呼,把刚捕上来的带鱼挂在船上自然风干。最新鲜的带鱼,经过海上阳光的自然晾晒、咸咸海风的天然腌制,得到的自然是人间至味。

“那可是好东西啊!”

“鲜得不得了!”

“我跟你们讲,真是太好吃啦!”

老李并没有用太多华丽的词汇形容咸带鱼,但那股子感染力,听得一车的人口水都要流下来。虽然被他说得蠢蠢欲动,恨不能马上尝到,但我们这些来自杭州的“外来客”只能苦笑,这种“限量版”的美味,平时想吃也吃不到呀。

正在心里嘀咕着,老李便又给我们推荐了另一种风味绝佳、又容易买到的海产品——白鲞。在温岭,最有名的白鲞出自松门。

松门是挨着石塘的一个镇,海鲜产业同样十分发达,拥有华东地区最大的海鲜市场——松门海鲜市场。起初,松门白鲞中最有名的是黄鱼鲞,它是由新鲜大黄鱼作原料,经过剖腹、腌制、晒干等多道工序精制而成的风味独特的鱼干。

 
图片来源于《太平遗韵》

明朝永乐年间,松门制鲞业益盛,南北渔船、客商皆云集交易。尤其黄鱼鲞、乌贼鲞、虾米、海蜇等品质最优,指为宫廷贡品。传承至今,“松门白鲞加工技艺”已经被列入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这种保存海鲜最古老最直接的方式在温岭延续了下来。
 
温岭海鲜种类非常丰富,从产量上讲,松门白鲞仅占极小部分,海米才是真正的顶梁柱。遗憾的是,我们到访温岭时正是休渔期,生产线都停了,看不到海米加工的场景。只能凭借厂区扑面而来的咸腥味,想象数月后这里繁忙、热闹的景象。

除了占据绝对优势的海捕产品,温岭也有海水养殖的头牌——海鲈鱼。我们坐船来到养殖区,听着水花“扑腾扑腾”,能够想象水下一定藏着大家伙。用渔网一捞,肥美的海鲈鱼整个儿的展现在我们眼前。白嫩的肚皮,泛着金色的鳞甲,诱人极了。

 
 
 
据养殖合作社的负责人介绍,这些海鲈鱼大多出口到韩国,韩国人特别喜欢生吃这些海鲈鱼,做成生鱼片。《舌尖上的中国》有句名言,“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采用最朴素的烹饪方式”。咱们的海鲈鱼连烹饪都省了,足见食材的鲜。

事实上,大多数温岭海鲜,都只需简单的家烧烹饪,就能提炼出海产品的鲜。这也是台州海鲜的共性。所谓家烧,指的是一种家常烧法。脱胎于红烧的浓油赤酱,家烧更为随意。少用酱油,用猪油、糖等逼出食材自身的鲜甜。

 
 
 
关于如何描述这种鲜甜,台州作家王寒在《无鲜勿落饭》一书中是这样说的:“海鲜海鲜,就图个鲜字。但是,以我的眼光来看,光一个鲜字还不够。我认为,吃海鲜有三重境界:一曰鲜美,二为肥美,三是甜美。我们这里的人对海鲜的最高评价,就是‘鲜甜’二字。这种评价,很是让一些人想不明白,说海鲜‘鲜’是可以理解的,怎么会甜呢?我懒得跟他们争辩,如果他们到沿海城市走上一遭,吃到过刚打捞上来的小黄鱼、梅童鱼等小海鲜,他们一定会对台州人以‘鲜甜’这个词形容海鲜心服口服。”

寥寥几句话,透着海边人对自家海鲜满满的骄傲。
 
看着阳光下的海景、听着当地人的介绍、闻着空气中夹杂的咸腥味、读着作家笔下的文字,味蕾早已跟着思绪泛滥,鲜答答的诱惑缠在脑海里,甩也甩不掉。等开渔了,咱们一定要去温岭吃鲜的、玩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