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种动态
12
2022/07/12
芒种行记丨四川小金县:奔赴一场玫瑰织就的寻香之旅(下)
作者 管理员

寻香之旅:玫瑰姐姐陈望慧


第一次见“玫瑰姐姐”陈望慧,是在杭州的“香村振兴”论坛上。她穿着藏家盛装走出来时,惊艳了全场。我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如何与她打招呼了。姗姗而出的她,脸上没有黝黑通红的沙窝子,白净、滋润,气质端庄秀丽,颇有仙气。与我们在一些旅藏摄影师的作品中见到的藏家女子,全然不同,觉得是现世的白拉姆女神出现了。
 


“玫瑰姐姐”陈望慧

玫瑰姐姐的普通话里,夹杂着藏音、川语,当她介绍自己与小金玫瑰的前世今生时,平稳的语调里,隐约藏着一种特殊的风趣。尤其是当她讲到,如何因为当村长,如何在与野猪的博弈中发现,野猪不吃玫瑰,所以她决定要发展玫瑰产业时,大家都被她的睿智惹笑了。

“玫瑰姐姐”这个称呼,我一直认为是网红们给她起的。这次来小金才知道,“玫瑰姐姐”之名是冒水村的乡亲们给她起的。理由很质朴,因为是她,引进了大马士革玫瑰品种,苦口婆心让大家种植了“小金玫瑰”,每年年底,村民都可以有厚厚一沓沓钱收入囊中。

 



“玫瑰姐姐”的叙述,平稳而缓慢,但口音略重。仔细听才能知道,2010年,她在村长任上抗野猪期间,发现了玫瑰独特的山区生存能力。2010-2014年间,她跑遍了全国24个省,调研其他产玫瑰地区的情况,用她的话说,这是取经。当她背着行囊走进苦水玫瑰的永登县政府大门时,她说,也许对方以为我是一个流浪者,但我直接扯着嗓子喊了,我是四川小金县冒水村的,我向你们取经来了!

2016年之前的日子,玫瑰姐姐时时刻刻想着的,是怎样把玫瑰产业做起来,让老百姓有钱赚。她在全国各地找了许多玫瑰品种,实验这些品种到底是否适宜小金县的生境。有一天,在平阴玫瑰研究所,她突然开悟,为什么研究所给她如此之多的品种,自己却不知道小金应当种植哪一种?她一拍脑袋,哎呀,小金得选择一个品种。选择什么品种呢?当然是富有国际香型的大马士革玫瑰。

 

阳光下的小金玫瑰


玫瑰姐姐谦虚,总说自己不懂。但选择种植玫瑰 ,选择全县选择一个具有国际香型的品种,此等决策 ,实在是产业选择、品牌策划的大师所为。女性的直觉力、心系百姓的专心力,让她无师自通。

2010-2018 年间,陈望慧全力以赴,劝导乡亲们种植玫瑰。她替他们选种、育苗,免费送苗、指导种植、高价回收、开发衍生品、寻找销路……一切都似乎水到渠成,一切又充满纠结与戏剧性。终于,乡亲们兜里有钱了。为了感谢她,给她起名为“玫瑰姐姐”。政府看见了,将她树为典型,给了她众多的荣誉和身份,包括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

22日下午的小金玫瑰品牌发展论坛上,她先是云淡风轻地回顾了10年历程,说着说着, 眼里闪出泪光。她说,我现在想得最多的,是当年父老乡亲听我的话种了玫瑰,我们也提炼了品质独特的玫瑰精油,但是,我不想再让小金玫瑰仅仅是保加利亚玫瑰精油的原料,我们小金玫瑰能不能让大家来消费?让小金县花农共富?如果小金县种植户不能因为玫瑰获得更好的收益,我该怎么办?我睡不着啊!

望着她,我的耳边想起了当年农一师邹政委对我说的话:“胡老师,农产品品牌,解决的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她的焦虑,我似乎明白,但她的压力,又岂是我能够掂量得到的?

 



玫瑰姐姐属虎。她说,我做事,只要是好事,自己决定就做了,不会听别人的阻拦。于是,玫瑰姐姐有了一个前缀——“倔强的玫瑰姐姐”。小金县的领导幽默地跟我说,玫瑰姐姐属虎,而且是女的,这说明什么?哈!拥有母系社会渊源的藏地高原上,玫瑰姐姐活出了“母老虎”的倔强与华丽。

怕被别人抢注,陈望慧凭一己之力注册了“小金玫瑰”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生产种植范畴是小金县内13个乡镇内的46个乡村,她自己担任协会会长且经营着“金山玫瑰”企业品牌。按照龙头企业+合作社+花农户的模式,“金山玫瑰”公司与合作社、花农建立了上下游的供应链关系。花农种,金山玫瑰公司收。22年的鲜花收购价,我问共和村的乡亲,她们告诉我说,带露水雨水的6元一斤,不带露水雨水的8元一斤。每家每户,每年大约种植7/8亩,收益大约7-8万。

 

开采节现场


开采节的花田喜事中,第一个环节,就是花农代表唱赞美诗、献哈达。导演阿珀告诉我说,当地人民对玫瑰姐姐的感情如此深切,是她始料不及的。仪式开始之前,导演嘱咐花农代表,向域外来的客人们敬献哈达,就不要给玫瑰姐姐献哈达了,但花农代表们执拗地说,必须给玫瑰姐姐献哈达,必须赞美她给大家带来的幸福。于是,众云在花田后的山谷间如马奔流之时,山顶花田里,回荡着花农代表对玫瑰姐姐诚挚的赞美与歌唱。一唱三叹的回响,引得众人,为之动容。

 

寻香之旅:快乐的锅庄
 

不知是因为高反,还是因为沉浸于玫瑰花香的兴奋,总之,我一夜无眠。

晨五时,我便掀开了窗帘,打量四周。

但见东方,已露微红的色调,太阳似乎即刻便会从金山后跳脱出来。水流湍急的小金川,波涛闪烁如银,一泻千里。初夏,雪山处处融雪为水,雨季,天幕阵阵降云化水,小金川的水衬着山高,更显出山的巍峨与水的澎湃。

 


我的窗前,正对着一个比足球场还大的场地。此刻,场上车马已喧,一辆辆大卡车,满载鲜花驶入场地,穿着红色金山玫瑰工装的人们,正在卸花。一切有条不紊,一切悄无声息,隔着窗儿的我,却分明感受到了热血沸腾。

为了保证品质,花农们三点下田采摘,六点钟之前,列队于场地。

 



 

小金玫瑰的厂房与基地


场地右边,是金山玫瑰公司的厂房。厂房顶上,书着红色大字“小金”。整面墙上,一朵蓬勃怒放的玫瑰,分外耀眼,在熹微晨光里,散发出别一样的温润气息。作为女企业家的望慧姐姐,在厂房的布置上,显示着她女性的温柔心性。

六时,太阳跃然山顶。小金川顷刻间变身为名副其实的金川,闪着金光的波涛汹涌着向前,成为一条金河。顿悟。这就是“小金”县名的由来吧?而这条闪着金光的通天河,沿着冒水村奔流不息。这也许,就是望慧姐姐担任冒水村的村长、玫瑰最早种植于冒水村的天地人和?天地人和,四个字,说起来容易,而要读懂天地的箴言,并不容易。十年前,刚刚当上村长的望慧,从野猪不吃玫瑰花的研究中,读懂了天意。

金光撒满金川,红色的玫瑰遍村开放,空气中弥漫着玫瑰雅致却热烈的香味,冒水村,恍若仙境。

一杯玫瑰花茶端到我的面前,升腾着蜜黃色的诱惑时,我望见,盛装的藏家男女,三三两两,结伴而来了。快乐的锅庄舞曲,已然响起。锅庄舞,盛行于阿坝州,是藏家的圆圈舞蹈,每每在快乐、开心的时刻,便成为藏族人庆祝、表达的一种特殊形式。不一会儿,诺大的场地上,里里外外多层圆圈自然形成,人们踩着乐曲的节奏,顺时针跳转了起来。盛装的人们,用自己的身体,画出来一朵绽放的玫瑰。我先是冲进圆圈,夹在藏家女子中间学跳,却发现手脚慌乱,跟不上节奏,然快乐却已经打通了我的七窍八脉,我只顾不停歇地笑,不停歇地跳,满场跟着旋转。

 

快乐的锅庄舞现场


“华丽”这个词,我从来没有将其与乡村、藏家联系起来过。当我撤出舞圈,从圈外望着跳舞的人群,这个词,恰如其分地跳出我的脑海。我望见,所有的藏袍,都是如此的精工细作、精致大气;我发现,所有的头饰,其图腾纹样充满着神秘而唯美的气息;我听见,快乐的锅庄舞曲里,回荡着舞者的由衷欢笑;我闻到玫瑰的香味从厂房里溢出,浓郁在天上人间。
 

繁复的绣花


采摘节的仪式,欢乐而庄重,精简却热烈。东部的人民送来了振兴乡村基金,也同时分享了藏家人发自内心的快乐。那些发自内心的快乐,以前我在东部地区的人们的脸上是很难看到的。富裕与快乐,并非必定同行。如若两者必选其一,简单却华丽的快乐,实在是得到了人间的真谛。

从晨间至子夜,这一天,快乐的锅庄舞曲一直陪伴着我们。当时间进入子夜时分,人们渐渐散去,我隔窗望见:场地上,篝火还在闪烁着火热的光亮;场地对面,“小金玫瑰基地”字样在夜雾中醒目;场地左边,小金川的波浪,在夜色中起伏向远;场地右边的厂房上方,正有氤氲之息,在升腾,在飘荡,在化作云,凝成明晨的露珠。再过三个小时,那些缀满露珠的玫瑰花,又将被满载着,进到场地,进入厂房,进入铜铸的蒸馏器中,成为蜜黃色的玫瑰精油,或者,玫瑰色的,纯露。

而快乐的锅庄舞曲,又将再次响起,岁岁轮回。


 

寻香之旅:在冒水村,遇见有爱的灵魂



告别冒水村之前,我还想再去转转。

趁着年轻人还在睡觉,我沿着小金川向村里走去。左边的山顶上,太阳正好撒下汹涌的金色光线。小金川上,水波返照,粼粼波光里,数不尽的金色精灵,在蹦跳。

到村口,遇见了一位上着赭红色长布衣、下穿牛仔裤、足蹬野地靴的女子。我知道,这是昨天下午论坛中交流的自然森林学校的校长沈书琴。

我从来没有遇见过如此年轻的校长,因为从颜值上判断,她顶多二十八。紧致的浅褐色肌肤,黑亮得几乎没有眼白的细长眼,昨天她一说话,“灵秀”二字,便从我的辞海里跳了出来。

我们互问早安,然后,我告诉她,我想去村里走走。十分自然地,她说,“那我陪您去吧。”

继续沿着小金川,在村道上走。左边是轰隆的小金川,右边是长满白色土豆花的田畴。我从来不知道,土豆花可以如此大朵、漂亮。这土豆花的白色花瓣与青色花蕊,拢成了一朵朵小型绣球花,可又比绣球花精致、细腻,散发出迷蒙的情调。

沈书琴告诉我说,小金不唯玫瑰、苹果好,许多产品也非常有特色。比如,小金松茸、小金土豆,域外的人不知道,这里的山川、土地特别滋养植物。

一眼望去,的确是啊!

土豆花上高出一截的,是油绿的玉米,已经长出了彩色长须。比玉米高出两截的,是青绿的梨树。梨树上,圆润的梨子个头不大,躲在丰厚的叶子后面,与阳光玩着光影游戏。梨树旁边,比梨树高出两截的,是阔大叶子、青圆果子的柿子树。一棵梨树,可占地几时平方米,亭亭如盖,罩着土豆、玉米, 间或很有花生模样的植物。在远处看得清清楚楚的高大的类别墅群,在近旁却看不见了。那一座座大房子,只能在层层叠叠的植物后面,随风闪现,又随风隐匿。冒水村的小气候,来之前就听说了。今天由这些植物向我叙说,并一一印证。

 


我们俩在一幢幢藏舍之间漫步游走着,沈书琴手指着一幢正在盖的房子说,“看,那就是未来的村集体大楼。那里的第三层楼,未来就是我在小金县的自然森林学校。”我不由得问:“你怎么会来这里?又怎么会办这样的学校?”

原来,沈书琴是地地道道的杭州姑娘。从杭州市十四中毕业时,她的理想,是考上浙江大学建筑系。但阴差阳错,她被西南交大录取了。而西南交大就坐落在四川成都市。于是大三的沈书琴,遇见了那一场人所共知的“5.12”。

我们只知道,“5.12”让千千万万的人经历了地震灾难,家破人亡。但我们也许并不知道,那一场地震,也让许多像沈书琴这样的年轻学子,从此改变了人生轨迹。作为志愿者进入灾区的沈书琴,从那一场地震灾难中,看到了人世间的悲剧,看清了人生的本质。于是,她选择随心而活。她放弃了再考研的打算,到芬兰去学社会管理,回国后立刻进入了藏区,一呆就是八年。她的叙述十分理性而简洁。但我边听她的叙述边想象着:她,是如何度过只身一人进入藏区这八年的?一个看上去如此美丽而灵秀的女子,这八年里,又会比一般人多经历些什么?而从她沉静的叙述中,我感受到的,是她对自然森林学校未来的一往情深,是她风雨兼程却依然饱含深情的藏地情结。她的自然森林学校,是试图让藏地的儿童看到本土文化与域外的天地,也试图让外地的游客深入了解这一片土地,以及土地上的灵魂与存在。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但藏地蜀道,遇见如此有定力的姑娘,如此有爱的灵魂,能不能天为其开阳,地为其芬芳呢?

在村中的一方田地里,有两位老人在挖土、除草准备栽种。那土竟是黝黑色的,如东北的寒地黑土。老人说,小金县的山顶上是岩石,山腰上是砾石,而田地里的竟是黑土,所以种什么都是好收成。

沈书琴靠在梨树上,与两老唠开了家常。冒水村多数人家,从前生活在数千米以上的高山顶上。后来,政府新建了冒水村,请村民陆续搬下了山。两老话里话外,搬下山的生活有滋有味。儿媳在金山玫瑰公司工作,儿子在做小金苹果营销,老两口在家伺弄田地,家里的山地上也种着小金玫瑰。

晨阳穿过树荫,在老人与沈书琴的身上,撒下斑驳陆离的金色阳光。一幅娴静而唯美的画,在我眼前定格。有爱的人在一起,世界变得分外美好。

告别的时候,我们互加了微信。她发给我四张照片,告诉我说,山顶上最高处的那幢房子,就是她在马尔康市的学校。

 

 


从此,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个我所牵挂的有爱的灵魂,她在藏区默默地游走着,奋力前行着,随心而活,迎风奔跑。

 

寻香之旅:与网红们同行


我的学生俊平,2003年毕业于浙江大学。他起初成为成为粉丝上千万的网红——俊平大魔王时,这是我所始料不及的。当然,因为他的帅气与专业,当他转型成为自媒体大红人时,我也丝毫没有诧异。但对于时尚网红,起初我的心里是有一个基本定位的,那就是精英、精致、精明、精选,典型的精众人群活法。

我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深入小金县夹金山深处,会因为美丽的玫瑰花精油被国际品牌贱价收购而号啕大哭,会因为这一趟旅行改变了“精众人群”的活法,从此关注乡村,关注小金县,关注中国千千万万“香村”的命运。

当我们共同推出“香村振兴”研究课题时,我看到了他眼里的光,澄澈、清明 ,充满理想主义。

在去年“香村振兴高峰论坛”上,我们与望慧姐姐约定,今年一起去小金等花开。而在再度赴小金之前,俊平的“JUNPING”品牌已经采购了小金玫瑰并制成了“JUNPING玫瑰纯露”。当这款产品面市的时刻,就已经是“JUNPING”品牌抛弃国际原料,而采用小金玫瑰产品的重大转折。每一瓶“JUNPING”玫瑰纯露中,装满了夹金山深处的期待,也装满了俊平想通过自身力量振兴香村的理想。

此行赴赴约前,6月10日四川阿坝州发生地震,20分钟内连续4次,最高6.0级,而震中,就在小金县旁的马尔康市。

依然赴约吗?

依然赴约!

在成都机场,当俊平把那么多的年轻网红介绍给我认识,并说她们都将一路同行、免费直播时,我竟有些恍惚了。这一个个时尚博主,并非只是在“精众人群”界定时所说的消费上“精明、精致、精选”的精英,他们更是有着独特精神气质的精英。三天时间,我旁观着他们。而他们在我的眼里,成为与玫瑰花田、藏地姑娘一样美好的存在。

 


凌晨两点,为了拍摄花农三点开始起早采花的场景,她们摸黑上了三千多米高的花田。而那条上山的路,即便是在白天明晃晃的阳光下,也是令我胆战心惊的山道。除了几个小时非睡不可的觉,他们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拍摄、直播、编辑,希望把小金玫瑰的信息,更快更有趣更富场景感地传输出去,希望通过自身的力量,让小金玫瑰越过千难万险的蜀道,通过四维空间,向城市,穿越。

与我们前几代人不同的是,这些八零后、九零后的小朋友,他们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并不自觉到,更不渲染神圣感。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很快乐啊,不辛苦!”用似乎习以为常、日常状态的表达,甚至自嘲消解着神圣感,藏起了心中的光。与这群年轻网红同行三日,她们颠覆了我对时尚博主的观感。因为我发现,在貌似不经意甚至戏谑的表达中,他们的心中藏着神圣的火种。

这火种,燃烧着人性本善的理想色彩,经世致用的道义担当。


 

寻香之旅:“玫瑰县长”翟金坚
 

右一为翟县,另一位是湖州市摄影家协会的支江先生


与翟县电话交流的时候,觉得电话那头的他,年轻、热情、充满斗志、意气风发。待见到他人时,隐隐觉得,比想象中的黑瘦。去年来小金县时见过他的俊平,一见面就说,“你瘦了!”但翟县辩解说,“斤两其实是没有轻了的。”

翟县是浙江德清的干部。因东西部协作项目,去年六月一日来到小金县,挂副县长一职。这些年,我在全国各地见过许许多多的挂职干部。她们有的是北京各部门的官员,下挂基层,名为“锻炼”。有的是东部地区的援藏、援疆、支边、支贫干部,挂职时间不等。这些挂职干部所到一地,都会尽力将新思想、新观念、新机制、新方法带过去,为当地带去并留下各种资源。往往因为一个挂职干部,一个区域会发生一些改变,甚至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翟县赴任小金县时,一定也有类似的抱负。他告诉我说,去年一到小金县,就想着如何因地制宜开展协作工作。但刚刚来到小金县的他,当时对此地风土、资源并不熟悉。于是,他用了半个月时间,翻山越岭,深入调研。当年的玫瑰姐姐,从野猪不吃玫瑰花的迹象中判断出产业选择,而翟县,则从东部市场的品质生活需求、小金县玫瑰产业的独特性、玫瑰姐姐与花农起早贪黑的那股子劲里,看到了协作的可能;他也从原本全部原材料出口,因疫情产品滞销的现象中看到了共富产业的危机四伏。

于是,他明确了工作目标,当起了“玫瑰县长”。一年零几天的时间里,他与同伴们牵起了东部科技与小金玫瑰资源的手:巨头小阔科技(参半品牌)和金山玫瑰公司合作,开发玫瑰漱口水,半年不到,销售了3000多万元;牵线合作国际香精知名企业芬美意公司,完善产品国际标准;推出“小金玫瑰开采节”系列活动,对接浙江文化人赴小金县采风、央视二套传播;与我们团队衔接,将构建“小金玫瑰”区域公用品牌与“金山玫瑰”企业品牌协同合作的母子品牌模式,创新品牌影响力;沟通俊平等网红团队,为小金玫瑰传播价值………

在四姑娘山匆匆告别时,他为我在雪山圣水中寻出了一枚小石头。他说,“胡老师,留作纪念吧,这是小金县的石头,你瞧,有五彩的花纹。”我接过那块灰黑色的小石头把它带回了杭州。如今,这块石头就放在我的书桌上,每天每天,都在敦促我与团队尽快完成小金玫瑰的品牌规划。

翟县告诉我,他在小金县挂职三年。我相信三年后,这块灰黑色的小石头,会在阳光下散发出五彩的光亮来。

因为,这是我们,所有与小金玫瑰有缘的人们,共同的意愿,而意愿是一种能够改变世界与时间的不竭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