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种动态
28
2022/09/28
芒种新闻 | 芒种数字乡村总经理朱振昱受邀亮相《话乡村·共未来》
作者 管理员

从2003年“千万工程”到2019年新时代美丽乡村,浙江农村建设一直引领着全国农村建设事业的发展。

 

在浙江省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背景下,“未来乡村”作为促进共同富裕的乡村建设探索应运而生。

 

目前,未来乡村作为一项创新性、前瞻性的工作,没有现成模式可以参考,也没有成熟经验可以借鉴。

 

那么,未来乡村究竟该有些什么,如何建设?要在哪些方面发力、破题?如何结合数字经济,实现乡村振兴与村镇共富?

 

基于此,中国蓝电信电视&引力学苑全新栏目策划《话乡村·共未来——共富目标下浙江未来乡村圆桌对话》,邀请芒种数字乡村(杭州)有限公司总经理朱振昱以及政府相关部门领导、城市研究学者、城市规划专家等,通过剖析部分被纳入样板的未来乡村项目,共同探讨未来乡村的建设与未来。

 

对话嘉宾:

浙江大学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数字品牌研究所副所长、《浙里未来乡村在线》数字化平台专家、芒种数字乡村(杭州)有限公司总经理  朱振昱

浙江大学城乡规划设计院副院长、浙大启真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杨飞

《引力学苑》发起人、蓝房网络总编辑  徐宁宁

杨飞

在未来乡村的打造中,离不开人才的参与。

 

2019年,省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实施“两进两回”行动的意见》,“两进两回”(科技进乡村、资金进乡村、青年回农村、乡贤回农村)是破解乡村要素、加速资源要素流向农村、推动农业农村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
 


我们对于运营团队,提出了“新两回”,即人回和心回。

 

首先是人回。

 

乡村的激活,需要具有系统观和综合实操能力的人才。对于初回乡的人才,乡村整体运营的系统性不足,基于此,启真规划了一系列的专业培训帮其构建乡村运营的全局意识。

 

同时,我们为返乡创业人才提供了两官培训,一是乡村运营官,一是乡村流量官。
 


乡村运营官通过构建运营知识体系,参与到乡村运营中去,培养其持续的落地运营能力。

 

乡村流量官通过经营培训,积极实践新媒体短视频流量窗口价值,通过线上内容引流,实现将乡村资源变现、产品变现。

 

其次是心回。

 

每个乡村都有很多乡贤的资源,如何让他们的资源资金回到乡村也是我们创研方向。

 

针对不同的乡贤人群,组织不同形式的活动,构建一系列不同的社群,比如乡情议事会、乡贤基金会、乡村产业联盟等。

 

以活动捏合资源,未来还可以通过数字化的手段提高资源转化效率。
 

 

 

 

朱振昱

品牌化建设对于未来乡村运营起到重要的引领作用。

 

浙江省的乡村发展,已从美丽乡村1.0、数字乡村2.0发展到现在的未来乡村3.0阶段,这是从向内服务于村民为主到向外服务于消费者为主的过程,孕育出现有乡村运营的概念。

 

品牌是乡村的根和魂,代表村庄的颜值、村民的素质、产品和服务的品质。

 

乡村品牌既是村庄的品牌、农产品的品牌、也是民宿农家乐的品牌。只有通过品牌建设,才能建立起抱团发展的纽带,乡村有限的人、财、物才能链接起来,发挥最大的效益。



比如以风景取胜的安吉妙山村。以厚植生态的绿色发展为基础,重点发展康养旅游,打造集文化体验、生态度假、艺术田园、休闲运动于一体的长三角乡村会客厅,走出一条以美丽生态引育美丽项目、以美丽项目助推美丽经济、以美丽经济反哺美丽生态的共富之路。
 


以产品为特色的余杭永安的禹上稻乡。通过大力发展农文旅三产融合,强化品牌运营,小镇品牌文化附加值不断提升。每年春秋举办“开镰节”“丰收月”两大主题活动,每周推出特色活动,已形成较大的品牌影响力。据统计,2021年,“禹上稻乡”接待游客13万人次,带动周边农户增收850万元;核心区块永安村集体经营性收入从2018年的56.85万元增长到2021年的315.19万元。



以文化为魅力的衢州余东村是中国第一农民画村。余东村依托绘画的资源禀赋,打造了全省首个以农民画为特色旅居型未来乡村,2021年,余东村农民画及相关文创产业产值达3000多万元,村集体经济收入达115多万元,村民人均收入增长至约34000元。为全省打造未来乡村贡献了有益的探索。
 

 

 

 

朱振昱:

 

2021年开始,浙江省开始未来乡村示范村创建工作,在数字化建设方面取得很多成果,也存在一些问题:

 

1、系统统筹不足。系统由各个乡镇散点式建设,平台重复搭建较为严重,导致一村一应用,且使用频率不高,老百姓的感受不强。

 

2、数据分布零散。浙江全省正在积极打造“千村向未来”,但每个村的数据无法打通,数据价值低。

 

3、运营缺乏数据支撑。乡村没有运营就没有未来,但没有数据化支撑也无法高效运营,没有各个村的抱团发展也无法运营,数字化建设打下的基础正是为今后的运营做服务。

 

基于此,今年年初,浙江省农业农村厅召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组建联合开发团队,按照浙江乡村大脑的要求,构建全省统一的村级驾驶舱和移动应用端。

 

将未来乡村通用的、共性的需求免费给各个未来乡村创建村使用,大量地减少了重复建设内容,并实现数据一键贯通,业务自动流转。

 

到目前为止,第一批和第二批的378个未来乡村已使用统一的驾驶舱,移动应用端也在有序推进中。
 


下一步,浙江省未来乡村数字化建设将实现两点新目标:

 

一,进一步完善标准体系;

二,从管理走向运营。
 

杨飞

未来乡村是共同富裕的基本单元,是共同富裕的重要抓手。

 

未来乡村奔向共富可以通过两大路径实现。

 

第一, 由政府推动,基层百姓跟进。

 

如舟山展茅提出的“家门口得四金”理念。

 

四金分别为土地流转得租金、入园就业得薪金、家庭经营得现金、股份分红得股金。该模式去年也被写入省发改委生态产品价值实现优秀案例。
 

 

 

第二,由村民或村集体带头人自主创业模式。

 

如小六石村,原本是义乌南部一个典型的贫困村,全村人口仅200余人。

2016年,小六石村两委开始为乡村发展谋划出路,却一直囿于有限的产业和自然资源而寸步难行。

 

2017年1月10日,村两委组织召开户主大会,以每股5000元,共800股的方式进行众筹,共筹集资金400万元,启动卧虎山玻璃吊桥、滑索等游乐设施和卧虎山瀑布等景观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同年春节营收可观,随后即给村民实现了当年分红。

 

经过几年的改造提升,如今的小六石村拥有着可爱鲜艳的3D墙画、梦幻的旋转木马和丰富多彩的娱乐项目,成为了远近闻名的“龙溪童话村”。

 

小六石村作为先行者,它的发展经验不仅是“义乌经验”的缩影,也为乡村振兴和众创乡村提供了一份精彩的“小六石方案”。
 

 

 

朱振昱:

 

组团化发展,在杭州叫共富联合体、在嘉兴叫强村“共同体”,在湖州叫组团式未来乡村,在衢州叫连片发展实验区。

 

各地都试图打破单个村庄的界线,通过抱团发展,在实现差异发展的同时,进行资源整合。
 

 

 

 

组团化发展目前有三种方式:

 

1、村委自主运营。如绍兴市坡塘村,发挥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的作用,以村两委成员为主,带领全村村民,谋产业,建生态,老百姓实现就地就业创业,集体经济收入从2016年的不足80万元,到2021年的200多万元。

 

2、引进职业经理人。如余杭区农业农村局面向社会招聘有经验经营管理的农村职业经理人,永安村经过几年的发展,产业和集体经济得到了长足进步,集体经济收入,从余杭街道倒数第一变为第一。

3、引入专业公司。专业公司通过传播、策划、产品销售等方式,引进客流,增加村集体收入。
 

 



 

朱振昱:

 

通过品牌化引领、数字化赋能、组织化创新,建成点上有故事,线上有体验,面上有风景的未来乡村的模样。

 

杨飞:

 

产业先行,数字赋能,奔向共富